糖醋傲娇潇潇

属性不同的后续


论我该如何把我欠下的债还了
说实话其实我懒得写的
委屈巴巴QAQ

  最近,有关于根小八的传言在这个城镇里传了出来。都说是根小八在外面找了个女人,那个女人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据说那个孩子的右眼有一些问题,右眼的颜色与左眼的不同,比左眼的深了许多。
  “小八啊,听说你…”说这话的是裂天,小八听到裂天问起这话的时候很是震惊,毕竟这个人已经有好几年对外界的事不闻不问了。
  “嗨,别提了。我前几个月不是出远门了吗。我们亲戚家有一个孩子无人照顾,就托付给我了。你说,这要是被柏凝知道我还想和他过日子吗,所以才一直瞒着他,没想到…”小八以一种吐苦水的姿态向裂天倾诉着,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没想到裂天接下来说的话更让人震惊。“不如这样,你把那个孩子托付给我,我来替你照顾。”
  “所以说,你答应裂天了!”只听碰的一声,柏凝气到拍桌子,对着根小八吼道。“我觉得裂天已经知道了什么,我们这样欺骗着他也不好吧,毕竟那可是小魂…”
  对,没错,那是小魂。在他刚刚诞生的时候,镇子里面的长者就看出来了他的魂魄。
  “这…也是天意啊。上天决定让他们有那么一段悲剧,又让他们以这种形式相遇。这…真是造化弄人啊。”
  这是长者在把小魂交给小八的时候所说的话,看着小魂那懵懂的脸,小八只有一种心酸的感觉。
  “小云啊,到了你裂天叔叔家,要好好的听话,想要什么就跟你裂天叔叔说,他会给你买的。”临走的时候,小八对小魂千叮咛万嘱咐的,就是怕他不愿意过去。
  “知道了,八个小小,你跟个老妈子塞的。”小魂一手拿着一个糖葫芦,一手牵着根小八的手,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这样一句话。转眼间,裂天的家都到了。小魂跟小八依依不舍的道了别,就走进裂天家。
  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裂天牵着小魂的手,温柔的问道。
  “我叫小h…云”(这里说一下那个h是气音)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柏凝跟他说千万不要跟这个人说你叫小魂,但小魂还是乖乖的照做了。
  “嗯,小云啊,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,你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嘛,缺什么跟我说,我再去给你准备。”
  裂天絮絮叨叨的跟小魂说了许多,然而小魂依旧在舔着他的糖葫芦。
  为什么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呢,小魂有一些不明白,这种感觉像是在很久以前就经历过的一样,仿佛这个房间本来就是他的。
  “小云,怎么样?”裂天的一句话把神游许久的小魂拉了回来。“嗯…我觉得很好呀,谢谢裂天叔叔,收起了疑惑的心里,小魂开始参观那个房间…
  小魂这个人自来熟,没过几天就不叫裂天叔叔这么生疏的名字,一口一个“脑裂”叫着。
  “脑裂我想吃糖葫芦。”“脑裂我想吃桃花羹。”“脑裂我…”这种话每天都会出现,然而裂天每次都会去买。
  今天是七夕。“小魂,我们去鹊桥溜溜吧。就今天一天鹊桥才对外开放,你也去看看。”
  在人间有一个不知道真不真实的传说。在七夕的时候,相爱的人一起走过鹊桥,以后一定会幸福。虽说不知道这到底真不真实,但每年的七夕都会有一群人会去鹊桥上走一圈。
  到了晚上,终于轮到裂天他们上桥,但是因为太挤的原因小魂和裂天被挤散了。
  在人流中,到处能看到的只有一个个的人头。“脑裂!”小魂试着在人群里喊了一声但很快就消散在脑海里了。
  “老裂我们去鹊桥溜溜吧!”小魂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句话。
  脑海中,两人一起牵手在鹊桥的人群里,却不想被人群挤散。然而不同的是裂天很快就找到了小魂。
  小魂的右眼渐渐的颜色渐渐变得与左眼相同,流下来一滴黑色的泪。
  “小魂,我们回家吧。”裂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小魂的旁边,牵住了他的手。
  “嗯…”两人就这样牵着对方回家了

  实际上,在小魂刚出生的时候长者就告诉了裂天,但是小魂却被托付给了小八。所以裂天是知道他是小魂的只是没有戳破。毕竟目前小魂还不知道他是谁

窑子和末歌说了,我更完了他们就写文x

评论(9)
热度(16)

说不定哪天就变成自闭少女了

© 糖醋傲娇潇潇 | Powered by LOFTER